黄岳博士“国家主义的复兴和普世主义的再生:比较行政法在美国的争论、挑战和重构”讲座顺利举行

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19-05-15 浏览次数: 5

 

2019年5月15日上午,应我校研究生处邀请,广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岳博士在我校举行了一场题为“国家主义的复兴和普世主义的再生:比较行政法在美国的争论挑战和重构的讲座。本次讲座在我校法学楼B4-204,我校研究生处处长赵俊担任主持人,法律学院王卫明副教授担任点评人,我校众多研究生聆听了讲座。

讲座伊始,黄岳指出美国的比较行政法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他认为这种尴尬的地位表现在比较行政法学科的SSRN论文发表数量少,被引用率低,同行政法核心关切相偏离上。黄岳向大家先容了这种困境出现的原因,他认为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比较行政法是一门由20世纪才迁居美国的欧洲学者所开创并发展的学科,美国学界对其缺少关注;其次,比较行政法所提出的一些制度建议引起了既有利益集团的不满,再次,学者和法官视野的不同导致理论与实践不能很好的结合起来;最后,作为比较对象的大陆行政法学缺乏经验视角的论证。黄岳认为,虽然发展的条件不充分,比较行政法在美国仍然经历了三次高潮时期。

接下来,黄岳提出美国比较行政法发展的方向是基于行政法中某个机制问题的跨国研究,这些问题美国往往无法依靠其国内已有的理论实践经验解决,因此开始从国外的行政法机制中寻求解决方法,这种研究方向的发展主要是由于美国民主机制开始衰落表现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案政党划线的现象愈发严重,对宪法的说明开始倾向于原旨主义,总统的行政权开始架空立法权,独立机构不受立法权限制的进行活动;国家安全权力的扩展产生了很多灰色地带;联邦主义和行政国家的合法性受到挑战,各州政府反对联邦的现象增多,地方治理的多样化困境,行政国家的权力控制模式的转变;地方保护主义与中产阶级收入陷阱使的学界开始关注自由主义于与国家资本主义的行政法机制,美国开始关注中国如何利用行政法促进经济发展;隐私权保护方式的变化要求行政法有新的机制,国家需要从消极的不收集信息转向积极的保护信息,而政府在此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需要收集私人信息。黄岳将这种美国比较行政法的新的发展方向理解为是新普世主义在比较行政法领域的体现,即审议民主的发展;治理、权力与生产方式的重构;基于心理学路径对政府的行为进行规制

在展望美国比较行政法发展的同时,黄岳也对此进行了深层次的反思,比如行政法中是否存在完美的程序;应该制定普世的行政法还是国家的行政法;是建立管理型规范还是控权性的规范;行政法是否应该回归司法审查。

最后,黄岳和在座师生进行了精彩的互动交流。同学们向黄岳就中国行政法发展道路的问题积极发问,针对这些问题,黄岳结合中国行政法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了耐心细致的回答。王卫明老师从两个方面对此次讲座进行了点评。首先,王卫明认为中国目前的行政法,经过控权、管制以及给付三个阶段现在已经进入了服务阶段。并且对于此次讲座的主题“国家主义的复兴和普世主义的再生:比较行政法在美国的争论挑战和重构”,王卫明也进行了回应。赵俊对黄岳精彩讲座表示感谢。

通过本次讲座,同学们对与美国比较行政法学的历史与发展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对于行政法的理解收获颇多,讲座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王之竹 稿、摄影)

               

研究生处

2019年5月15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